APP下载微信 注册登录
010-699606981057802431@qq.com
首页 > 书画 > 正文

一扇窗户,一个斑斓的世界

2020-01-13 20:54:22    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   点击:

文/罗并乡(湖南湘潭)

一扇窗户,一个斑斓的世界

——郭宗忠访谈录

罗并乡:郭先生好!首先谢谢你接受我的微信采访。

我们虽然至今没有见过面,但是通过微信多次交流,我了解的你除了是一个成绩斐然的作家、诗人外,还是一个热爱生活的摄影爱好者,狂热的书法追求者,并且还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,对心理学领域有研究的学者……请问你是如何能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做到这一点的?

郭宗忠:这些与我的军旅生涯密不可分,在二三十年的军旅生涯中,我陆续读了八年的军校。我读空军航空大学的情报系,军事人文,天文地理,民俗风情,鸡毛蒜皮,让我知晓万物都有关联,需要去了解,去关注,从中找到许多隐蔽在表面下的真实,为战争提供可靠的情报;我读解放军艺术学院的文学系,知道军事文学给予军人的勇毅和果敢,也会成为战斗力,所有的书与诗,都是你用心和行动去挥舞的剑戟;我读解放军艺术学院的文化管理系,体悟到绘画、书法、舞蹈、音乐等等,每一种艺术门类的魅力和奥妙相辅相成;我读南京政治学院的军政学,战略与战术,让我放眼战争与战场,读出运筹帷幄决胜千里,纵横捭阖的大手笔;我读空军某医学研究所的心理学,用300行的长诗作为答辩心灵的微妙与日月星辰的浩瀚美妙。

罗并乡:丰富的经历和各种知识开阔了你的视野,使你成为了一个复合型作家和学者,难怪你有那么多不同的爱好,这也是一个成功的作家所具有的优势。当然我也听到了一些不同的说法,如术业有专功,并且古人云,艺多不养身,那么,你是如何看待这种不同的说法呢?

郭宗忠:我认为古人的这种说法是针对学艺不精而言。其实古代的才子们琴棋书画都会,进入了现代社会,我们的世界是无限宽广的,充满诱惑的,但是,人类的时间节奏越来越快,在这个信息爆炸的多元世界,我们不可能像古人那样样样精通,也不能像古人那样有充裕的时间,因为社会的分工的细化,使人类的工作和生活圈子是有限的,有的人一辈子的工作和生活都在固有的圈子中,知识面单一,这等于人类一辈子就生活在固有的房间中,如何突破这种固有的模式?我的回答是要想看到丰富多彩的美丽风景,就必须多打开几扇窗户。

罗并乡:你的这种提法很有哲理味,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,如果人不打开看风景的窗户,那么我们的世界是狭窄的,也许会永远局限在你打开的那一扇窗户的世界之中,你也就以为那一扇窗户外就是整个的世界;如果人多了一种爱好,多了一门知识,就等于多打开一扇看世界的窗口。

郭宗忠:是的。我们只有多打开一扇扇眺望外面的窗户,才可以看到多角度的多维度的,即是丰富多彩的世界,又开拓了广阔的内心世界。

罗并乡:说得真好。如果用文学形象化的描写,你是怎样打开文学和书法的窗口,眺望这两个不同世界美丽的风景?

郭宗忠:我这样来回答吧——文学打开浩瀚的天空想象的窗口我最初是从事诗歌创作的,诗歌“是听从灵魂深处的召唤,是真诚面对生活的回声”,作为一个至今对诗依然充满挚爱的人来说,我写诗也有30多个年头了,可以说从初中喜欢上诗,对“成为一个诗人”的渴望也许成为了当时认为的人生之中最大的“理想”或称之为“梦想”。诗人的潇洒、风情万种,优雅风骚,也代表着青春期的冲动,我在读高中时与同学组织“青春诗梦”诗社,在昏头昏脑的学业间,诗歌仿佛是一道打开明亮世界的光,很荣幸,当时在《北京诗苑》和《回音壁》等报刊上就发表了诗歌。

1985年10月,我高中毕业后入伍,文学情怀中更加多了一种投笔从戎的豪情,部队熔炉中那种艰苦的生活,整齐划一的纪律,赴汤蹈火的决心等等锤炼了我军人的素质,文学成为了我走向心灵最大的慰藉,后来在军校学习的期间,当时因为在《解放军文艺》《诗刊》等报刊发表作品,队长专门给我了一把学习室的钥匙,晚上熄灯号吹过,只有我一个人可以在学习室里读书、写作。我虽然每晚熬夜,但白天从来不打盹,午休时偷偷跑到宿舍楼后面的白桦树林里,读书,或者在白桦树叶上写下诗句,军校时光读了上百本书,写了几百首诗,上百篇文章,为我以后考上梦寐以求的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打下了基础。

1996年9月,我就读解放军艺术学院(现改为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)文学系时,系里组织我们去圆明园,我突然被那些不再是石头的石头震撼,看到那些残垣断壁,特别是残缺不堪却直立着的断石时,仿佛看到了石头熊熊燃烧的火焰。想想1860年10月,区区两三千名英法联军进犯圆明园,将圆明园洗劫一空,并焚烧3昼夜,使这座世界名园化为一片焦土。正如法国著名作家雨果所描绘和抨击的那样:有一天,两个强盗闯进了圆明园,一个进行抢劫,另一个放火焚烧。这是自诩为“大清帝国”的耻辱,也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的耻辱。作为一名军人,我久久不能平静,一直感到有一片阴沉的云压在我的头顶和心里。之后,那个秋天,我去了30余次圆明园,坐在石头上,每次写下几行诗,写成了近300行的《石头火焰》。

​这首诗,写完后不忍心再读,就压在了我从东北当兵时带来的一只木箱里,我转战南北,很多年遗忘了这首诗。它仿佛是我作为一名军人的隐痛。那些冰冷的却是熊熊烈焰一样的石头,是耻辱,也警醒一名军人必须时刻握紧拳头。

罗并乡:我知道10年之后的2006年,你将这首诗发给民间第一次对军旅诗歌评选的“首届剑麻诗歌大赛”组委会,同年12月,这首沉重的沉痛的《石头火焰》,获得了首届“剑麻诗歌奖”的唯一大奖。

郭宗忠:这也让我感到了诗歌储存的能量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亡,真正的诗歌是恒久的。

之后的《解放军文艺》2007年8月号,推出了7位军旅诗人的长诗合集,这是纪念建军80周年的诗歌专号,我的600行的长诗《醒狮》也获得了军旅优秀诗歌特别奖。

2009年,建国60周年,我的1000行的长诗《西柏坡札记》,刊发于《中国作家》诗歌专号上……

这几首军旅长诗,也是我从军后作为一名军旅诗人的豪情与思考。在写完诗歌之后,我只有沉默面对它们,它们已经是另外的我,像我远走的军旅岁月,却依然行走在永远的革命队伍里。

我还写了长诗《神曲》,是我内心爱的颂歌。我还写了100多首十四行诗,那种外在的语言与形式的寻找到的自由,出自心灵的纯净的抒情,都使我感到了文学别具一格的魅力。

诗歌也许无力改变这个世界,但却可以使这个世界更加美好起来。即使是轻飘飘的吟唱,也是基于对失去的美好的追忆,让人珍惜现存的美好。作为一位诗人,要爱自己生存的这个时代,以自己的“在位”展示时代的美;即使逆着时代前进,也是为扭转时代的邪恶而进行的一种独善其身的较量,以自己绝不会与恶同流合污的决心战斗到底,这就是诗人之所以为诗人的原因。

罗并乡:对你这位激情洋溢的诗人而言,如果说打开文学这扇窗户,让看到了文学浩瀚无边的天空,思维飞翔起来,那么,我可以这样说,因为你的文学成就,你正升起为文学浩瀚天空的一颗闪闪发光的星星,你的视野也变得无比辽阔。郭宗忠:过奖了,只能说文学的窗口打开了我辽阔的视野,让我生命丰富多彩,所以我始终对文学充满感恩,我认为“既然皇天后土给了我这唯一一次的珍贵生命,我内心始终充满感恩,热爱生活,珍惜光阴,以勤劳的双手不遗余力地劳动,以不倦的头脑去爱这个世界,以跋涉不息的双腿去祖国的边陲哨所,我内心始终洋溢着幸福和快乐,这是生命本来的意义所在。”

罗并乡:你的书法作品是很有特点的,我最近发表的《书法作品中的快意人生——读郭宗忠书法》(2019年11月22日《中国艺术报》)一文,就对你的书法作品作了评论,我认为你根据自己的性格特征 ,书法创作上追求厚、朴、拙,经过多年的刻苦训练 ,如今你的字初步形成既有楷书笔形,也含篆隶笔意,厚重而不失灵动、气韵生动的特点。

如你写的“蝉”字,看似形骼拘谨,随意而为,实则古拙意雅,有一气呵成、神韵飘逸的效果,斜而上挑的虫字与双口向上的单字,宛如秋蝉在风中瑟瑟而歌,不失高洁之志的悲怆,这种具有美学特点的书法作品无疑是一种创新。

请问,你是如何用文学语言来描写书法的呢?

郭宗忠:应当说,书法是我文学爱好之外的另一种爱好,可以这样来形容——书法打开了与古人神交的窗口

我刚开始练书法时是一种不自觉的爱好而已,真正使我把书法变为自觉的追求 ,是军校毕业后的那年冬天,在东北军营,面对漫天大雪 ,我突然意识到在这白茫茫的天地间,每一片雪花挥洒的写意,在大地上与万物黑白相间的天然意趣,这是一种来自天地之间的冥冥之中的古老书法的呼唤。

从此,我开始了漫长的练习书法的岁月:初临习汉隶三碑,再之后喜欢石鼓文和篆书,每天坚持读帖 ,我觉得每一次临摹,都是与古人神交的过程,既是学习古代书法家的字体风格,又是学习他们高尚的品德的过程。

我对苏轼的《赤壁赋》书法情有独钟,全篇布局情韵深致、理意透辟,书法注重“取意”,且字形温润、笔圆韵胜、格调高雅,姿态万千,风格多样。我通过以苏轼的主观感受为线索,通过主客问答的形式感受到了作者由月夜泛舟的舒畅,到怀古伤今的悲咽,再到精神解脱的达观。我也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人生观,如今能够自自然然生活,遵循内心的法则去爱,去感受去宽容,始终保持住自己不为外界的风向摇摆,心和身逐渐都沉静下来。内心平静才能够看清变化万端的风云,这与苏轼的影响不无关系。

我也喜欢郑板桥书法,他的作品既有隶书的结构特点,也有行书的结构特点,所以在整幅书法中,既有像隶书的结构,也有行书的结构,交相呼应,这正是郑板桥的匠心独运,两者之间能够浑然一体,增加了笔法的丰富性,也丰富了结体的多样性,尤其他乱石铺街的章法,看似随笔挥洒,整体观之却产生跳跃灵动的节奏感。可以这么说,郑板桥书法是“形丑神不丑”,表现出他任性率真,不媚流俗的风骨。

​王羲之的《兰亭集序》,记述的是王羲之和友人雅集兰亭的盛事。全篇书写从容娴和,气盛神凝,逸笔天成,而且变化结构、转换笔法,整篇书卷散发出来的魅力,即使天天面对,也依然有着取之不尽的意与法。

罗并乡:你是由于长期的临摹,与古代书法家神交的过程中得到了启发,经过无数次的蜕变, 由临摹到脱帖,才慢慢悟出其中三昧,形成目前纵横捭阖,大气磅礴,淋漓尽致的风格。

郭宗忠:我还在不断学习。要用书法作品抒发自己的人生快意,在自然散淡与古朴凝重间寻求书写的内心自在,也是我作为文人书法家的自然情怀。所以我在紧张的工作和写作之余,每天夜半,或者清晨醒来,练字不辍,就是为了使自己的书法创作达到一种“我手写我心”的自如境界。

罗并乡:你的书法作品已经有相当高的造诣,据我所知你这种脱胎于颜体,肆意而守法则,用墨浓淡,枯湿相济,整张字章法紧凑,合理,有较强的表现力的书法,受到查干、王宗仁等著名诗人作家的认可和社会的广泛关注。

近年来,你的书法作品多次参加展览、获奖。《中国艺术报》《人物传记》《大河诗刊》《北京晚报》《中华风》等杂志报刊刊发其作品及书法评论。2018年,《中国美术家》杂志,用8个页码在“书坛名家”栏目推出你的书法作品。

在当今的书法界百花齐放,各种风格流派争奇斗艳的形势下,你今天在书法界有所影响已经极为不易,这也是我采访你的原因。我周围就有不少以书法见长的人,他们每天练笔不止,但是细看其作品,都只是临摹古人的书法,徒得其形而未得其神,写得再好不过是一个个文字符号的“刻痕”与“复制品”而已,这些人离开帖、没有别人的“书法”字体就寸步难行,故这些作品是没有书法价值的,称不上真正意义上的书法。

​郭宗忠:我有一首《书到若水取法无》的诗歌,抒发了自己的写字的体会,又表达了自己追求的豁达人生:

书到若水取法无,文入心怀古今舒。
天开地阔胸成竹,山河江海抡金斧。
日月星辰自有路,一笔一划融通途。
逍遥自在心无尘,刚柔相济笔自如。

我也知道真正要打开书法这扇美丽的窗户并不容易,我认为学书法还要“功在书法外”,一个人的文化品位往往决定书法的高下,如书法家启功,他也是著名的学者,在中国古典文学教学与研究等方面成就斐然,其书风被书法界推崇,就足以说明一个人文化底蕴的重要性。

“路漫漫其修远,吾将上下而求索。”一个人要想在书法上有所造诣 ,就必须把中国与世界的灿烂文化作为根基,作为开阔心胸的一扇扇窗户,有了这些窗口,你眼前的书法,也才有了厚度与深度,有了广度与辽阔,书法方可自立于世,你真正打开的这一扇书法的窗户,就是一个斑斓的世界。因而,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​罗并乡:谢谢你接受我的采访。但愿你打开的一扇扇窗户,通过你的文学与书法,也为我们展现出更加美妙独特的五彩斑斓的艺术世界。

郭宗忠,军旅诗人、作家、书法家、心理咨询师。山东泰安人,现居北京。1985年10月入伍,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,诗、散文、报告文学等作品散见于《诗刊》《中国作家》《人民日报》《光明日报》等报刊。著有诗集《回归》《隔世故乡》等。首届“剑麻诗歌奖”得主,获“军旅优秀作品”特别奖。书法作品多次参加展览、获奖。《中国艺术报》《人物传记》《大河诗刊》《北京晚报》等杂志报刊刊发其书法作品及书法评论。2018年《中国美术家》杂志刊发8个页码书法作品;2018年10月,宸冰书坊作了一小时“读书与人生”访谈,播放量达百万;2019年1月,中国邮政中心出版发行其一套书法珍藏邮册;2019年2月,《中国人物榜》网站对其书法作品作了专栏报道。

郭宗忠近照

【作家简介】罗并乡,湖南湘潭人。曾用骆思鼎等笔名。高级政工师,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,发表诗歌、散文、文学评论和报告文学等作品,多次获全国报刊诗歌和散文优秀作品奖。自幼对中国传统文化有浓厚的兴趣,多年来,在文学领域辛勤耕耘的同时,开拓了风水领域的研究。出版《泅渡月色》、《办公室风水宝典》等书,目前在研究汽车风水方面颇有心得。
 

值班编辑:彭晨浪   审核主任:陈志勇

 

相关热词搜索:一扇窗户,一个斑斓的世界

上一篇:山东卫视《爱的味道》第三期将播:妈妈再婚了 我却爽约了她的婚礼
下一篇: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