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P下载微信 注册登录
010-699606981057802431@qq.com
首页 > 书画 > 正文

呼吸水墨的诗行——略评陈小奇先生的扇画和配文

2020-01-04 10:50:07    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   点击:

文字/尹奇军

画作/陈小奇

 

(一)

退休后的小奇,每潜伏一段时间后,就捧出一份惊奇。从《一只更年期的猫》60幅画及60段文系列,到巨幅画作《湘江古岸》,从祁连山下的60幅人物素描,到赴日本展览的几十幅写意小品,大的小的,一亮相就让人惊羡。在这个冬天,持续吸引我的是一组扇面画,一周一周如约而来,构成极不耐烦的诱惑:上一幅画尚在回味中,正在构思画评如何着笔,下一个情节奔涌而至,总感觉他的灵感和才情奔跑在你前面。

碌碌如我,只好跟在他的脚印后,默默拾起这个冬季中不多的诗意温暖,如拾起那些飘落的金黄树叶。幸好,经过他女儿的推发,看一幅画,品一段文,就可以方便地回看前面的扇画。使这个诗意的跟踪不致断了线索。

小奇的扇面画功力十年前就领略了。

撇开所谓小中见大,近中见远,“咫尺之间,万里之遥”的扇画特点,我觉得他的扇画还有几点,一是情趣多,很多画里埋伏着恢谐的段子,引人会心一笑,一只猫对着鱼缸发楞,一只狗对着树丛叫喊,一个老头扭曲身子做春天的梦……这一回,光标题就让人忍俊不禁,《不正经的日子里画不正经的画》,画面听得见笑声,画面含着艺术的调侃,天真扑面而来。

二是情节足,一些生活的片断,被画家生生摘下;一些故事的情节,被画笔有意截取,容易让人无端产生代入感,像一个剧本的开头,又似一个话本的结尾,似乎有“很久很久以前”的画外音,又似乎有“且听下回分解”的拍案惊奇,有“不知今夕何夕”的时空转换,有“累了歇会”的艺术抚慰。故事还在继续,没有什么可操心的,就让我躲进画中深处小憇一会。

三是情色浓。不是说画里有故事吗,这些故事有故意的指向,指向的是那些年那些人,那些时时浮起的乡愁,那些欲说还休的情感,那些闪过的眼眸那些飘在风中的夜话……画不仅仅是记录,不仅仅是回味,一旦经过的水墨的渲染,就升腾一种浓郁的氤氲。他想说很多,又压抑在方尺画纸上,一个有心人探头进入,忽然就走进了一个长廊,那泓清泉,那叶小船,那片渔网,那个笑靥,那张老脸,那飘荡的裙子,都拥挤上来,为你引路为你导游,一步一步走进艺术庭院,一步一步走进灵魂花园。

当然可以谈点技巧性的问题,比如那些线条的聚散离合,那些色彩的浓妆淡抹,那些构图的奇崛拙朴,那些意境的忽远忽近,二维空间里避思缕缕,概念提炼的匠心独运,具象与意象,写实与写意,经过一支日趋老辣的画笔进行组合,就是挥之不去的味道:生活的味道,真诚的味道,童趣的味道。就是强烈的劲道:墨舞秋风的劲道,厚积薄发的劲道,直锲人心的劲道。一支画笔与人生的对话,就是这样自由,就是这样任性,就是如此潮。



(二)

知道小奇先生会写诗,没想到会写得这么好。以前看他在《一只更年期的猫》系列画旁配的大段文字,感觉他写了一部小说,一部中长篇小说,时续时断的描绘和讲述中,是一群城市边缘人的存在状态,有寓言色彩,有生活镜象,有悲悯情怀,有自嘲语态。画中有猫,猫语喵喵,通过猫眼看世界看各色人生,便看出另一番味道。

这一次配在《不正经的日子里画不正经的画》下面,是诗,是诗的格调,诗的韵律,诗的情怀,诗句在画外,画内有诗意。长则十数行,短则一二句,长长短短,从容踱来,可以浇一杯清茶,品之再三。



有的句子是格言,有几分隽永的内涵。如“怜悯和慈悲是一种澄怀味象之后的大爱”,“陪伴是另一种孤独”,里面藏着生命的感叹,藏着对世象的超然。有的像一句中国风的歌词,如“也许昨夜梦挠芳枕,也许今霄(应为宵)雁鸣关山,也许没有也许”,“片刻的停泊,永远的流浪”,画里有笔墨节奏,诗里有古声新韵。

有的纯粹是古诗模样,可以直接篏进唐人的七言中,如“垅上人去巢穴空,月下风清独梳愁”。梳愁一词直接入典,古意翩翩处,人戴秋叶来。有的就是现代意象诗的派头,如“遥想,不仅仅是锁在眉宇间的一抹橙黄”,刚开了头,就刹了尾,因为短,就让人低徊不已。



系列扇画中,他画了好几幅关于船的主题。有孤舟靠岸,有两船并栖,有帆动碧波,有江村野渡,在这些画下面,是画家对船的直接咏叹。诗句也就来得轻烟淡波,如“点亮一盏渔火/便是呼唤一阕诗行”,“记不清,被搁浅了多少个春秋/过去只是一帧无始无终的图案/他们默默地依偎/静静地睥睨/共同抵御/无法被时光拯救的孤独”,“海的呼吸像哭泣的声音,这是因为曾经的水手选择了背弃”。



这些诗句,由船而发,因画而生,但显然,早超越了船,可独立于画,几乎不要太多的解读,读的人就体会到,其中的意蕴。一船心事几人懂,江湖尽是漂泊客。



画有玩味,诗便随意。哥玩的不是画,不是艺术,玩的是情趣,是心态。那些画外的人生风景,那些不事喧哗的随意状态,不图炫耀,不随潮波,着手成趣。哥写的不是诗,是心桥片断,是午夜孤独,是凌晨梦醒,那是风中宁羽,是湍水静鳞。是手中握的秋意,是心中藏的春潮。是去年的风雪染白的几缕头发,是今天的朝霞映红的沧桑。

如此诗句如此画。只有这样的诗,才配得这样的画,只有这样的画,才引发出这样的诗。
 

值班编辑:彭晨浪   审核主任:陈志勇

 

 


相关热词搜索:陈小奇先生

上一篇:新年“打卡”岳阳市美术馆新馆,走进画家刘云的山水湘情
下一篇:红色风景迎春晚:画家高文清现场拍画助力残疾音乐天使